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桃李满天下】林立——十年丛林路,感恩同行人

2022-11-17 11:23 浏览: 554622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林立,实验室2012级博士生,师从廖小飞教授,研究方向为云计算、边缘计算、算力网络和计算经济学,获2020年ACM武汉分会优秀博士论文奖。现为福建师范大学计算机与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副教授,软件工程系副主任、党支部书记。

应实验室公众号“穿过丛林”的邀约,林立回顾了自己在CGCL博士求学期间的感触以及工作以来与实验室的交集。


CGCL,十年前的初遇

2011年的我,是福建师范大学一名普通的“硕士”讲师。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以到武汉拜访金海老师。出乎我意料的是,“大咖”级别的金老师不仅丝毫没有距离感,还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金老师亲自带我参观了实验室的“宣传墙”,上面张贴了实验室所有老师和在读学生的照片,还展示了标志性的成果。那一刻,羡慕和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萌生了到实验室读博的想法,但我自知离实验室的要求还有很长的距离。回榕后,我发奋努力,终于在第二年来到华科参加博士复试,当时我的科研履历并不突出,同时还是一名委培生。可能是我强烈的求学意愿感染了在场的老师,经过慎重的讨论,老师们终于决定录取我。每每回忆到此,我仍然非常感激金老师当年对我的鼓励和支持,这是我科研梦想的起点,是人生的转折,更是新的希望。随后,我如愿全职进入实验室开启CGCL的求学之旅。



CGCL,科研丛林探索之路

入学的欣喜很快被实验室严格的毕业要求打破,对照中国计算机学会推荐的顶会和顶刊,以积分制规定毕业的论文要求。现在看来稀疏平常的一件事,当年则显得难能可贵。那时,我的认知还停留在国内的中文期刊上。规范化管理带来的好处是,对于新生而言,总是从顶会入手,了解最新的研究热点。刚入学时,我花了三个月时间整理了系统领域若干顶会(OSDI、SOSP、OOPSLA、MobiSys、EuroSys等)近三年的文献,归纳总结了文献所涉及的研究点并形成一份书面报告。廖小飞老师结合组内在研项目的特点,为我从中选定了“Computation Offloading”的研究方向。这一概念正是日后云端融合、边云协同等方案最早的技术原型,也是近十年来的研究热点,涉及“Offloading”的许多论文引用过千,这在系统和网络领域并不多见。

经过一年的努力,在组内多位同学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完成了云游戏项目原型,这是关于云端融合典型应用的工作。初始原型以及论文初稿所表现的效果并不理想。廖老师邀请了深圳先进研究院的谭光老师(现中山大学)对我们的项目和论文进行指导,两位老师从创新点凝练、技术优化、实验补充等多方面提出了宝贵意见并实时跟踪项目的进度。又是大半年的艰苦奋斗,经过对带宽压缩方案的多次调整并测试了多种游戏,项目终于获得较佳的效果。最后论文被ACM Multimedia会议和IEEE/ACM Transactions on Networking期刊录用,并在ChinaSys 2014上进行成果分享。首战告捷,但后续的研究进展并不顺利,我即时调整了心态,扩大了论文的阅读范围,并在云端融合应用的编程模型和任务调度优化方面继续深入研究。博士最后一年,我总结了Computation Offloading技术近20年来在计算形态、体系结构、任务调度、典型应用等方面的研究,并着重强调其在边缘计算上的最新进展。文章被Proceedings of the IEEE期刊录用,目前Google学术引用量达到200+。


2014年湖南长沙ChinaSys会议留影于国防科大天河二号前


CGCL,良师益友助我成长

实验室的老师和同学是我在丛林探索中的领路人和同行者,廖小飞老师更是我的良师益友。2014年,我的论文被ACM Multimedia会议录用需赴美宣讲,由于第一次办理签证没有经验,签证被“Check”了两个多月,错过了会议时间。正当我失望之际,廖老师安慰我说,签证有一年的有效期,一年内都可以赴美,我支持你去。第二年NPC会议同样在美国举行,虽然NPC会议不在实验室资助会议列表,但廖老师还是支持我参会,让我第一次踏上了国外会议之旅。廖老师对学术活动无条件的支持以及对学生的无私关爱深深触动了我,感恩科研之路上有廖老师一路提携。

另外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是关于博士就读期间国家青年基金的申请。博三那年,因为原单位工作需要申请国家基金,但原单位所在学院成功的案例较少,前期信心不足。我基于计算迁移的想法撰写申请书,初稿的核心思想和内容都很不完善。廖老师审阅后结合申请书的内容提出了以“云端融合”作为主题的建议,并给出具体的修改意见。立意的提升使我茅塞顿开,我重新查阅了资料并大篇幅改进了申请书,随后在那一年获得了资助。这次的经历,令我明白项目申请与论文在主题选择、内容展开以及写作手法都有很大差异,也特别感谢廖老师的鼓励和宝贵的修改意见。

实验室是个温暖的大家庭,具有浓厚的学术氛围和多领域交叉优势,同学们得以方便的交流思想和技术方案。同时,每年的年会也提供很好的交流机会。我曾代表廖老师领导的系统组做了几次成果汇报,在收集小组成员研究进展时,可以很明显感受到研究点之间的纵横相连,这种关联对自己的研究也大有裨益。多年的学习之路,实验室的“小伙伴们”不论是在论文思想、项目实现和技术优化,还是在论文写作和投稿上都给予我巨大的帮助,他们正是东五那群“最可爱的人”。另外,同学们顶会顶刊的“内卷之风”也推动了实验室整体水平的提升。


2015年美国纽约NPC会议留影于哥伦比亚大学


CGCL,一路常伴感恩同行

实验室严格的要求、规范的培养以及众多科研思想的交融,使我受益匪浅。毕业后,我继续回到原单位福建师范大学任职。原来所在的软件学院经过多次合并拆分,现在成为计算机与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的软件工程系。实验室求真务实的作风一直激励我在教学科研上的前进之路。在教学上,我对《移动软件开发》课程进行改革,创建了CSDN博客账号fjnu_se,译为福建师范大学软件工程。课程要求每位同学必须完成一篇技术性原创文章并在fjnu_se上发布。同时,课程的实践代码也必须以Github形式提交。截至发稿时,fjnu_se账号的访问量已经达到120万次,并且博客内容也由移动软件开发扩展到系里的其他课程。在科研上,我继续完成国家青年基金,并获得多项省基金的资助,同时承接企业合作项目,并短暂参与了创业。由于是双非院校,硕士生源质量不足,我就加强本科生的挖掘和培养,在边缘计算及其衍生的边云协同、算力网络等场景深耕细作。

工作之后与实验室的联系没有因为地理位置而阻隔。疫情之前,我经常参加中国计算机大会CNCC,每次总能遇上实验室的小伙伴们。2017年CNCC在我的家乡福州举行,那一年廖老师获得CCF-IEEE CS青年科学家奖。2020年CNCC在北京举行,我见证了金老师获得CNCC王选奖,还遇到几位师长和师兄,包括之前也在桃李满天下撰文的徐飞博士(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和另外一位同窗周知博士(中山大学副教授)。我与两位博士以及留华科做博后和工作的师兄弟们保持密切的学术和事务性的联系,了解相关领域最新的研究进展,并分享自己的观点。此外,我还加入了廖老师领导的CCF分布式计算与系统专委会,向大同行不断学习,保持学术上“不跟丢”。


2017年福州中国计算机大会与金海老师合影

2020年北京中国计算机大会合影,左起我、徐飞博士、金海老师、黄铠老师、周知博士


编后语

从2011年初识实验室至今已逾十年,2020年之后,由于疫情原因较少回到武汉,但通过实验室之家“穿过丛林”网站和微信公众号能够实时了解实验室的最新动态。每每看到实验室师友们在标志性项目、学术论文、学科竞赛和教学等方面取得丰硕的成果,总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

最后,祝实验室越办越好,正如金老师在实验室成立20周年纪念文所阐述的,在科技创新之路上稳步前行,再创辉煌。同时,也祝各位师友身体健康,学业事业有成,阖家幸福。


穿过丛林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