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凭借在开源圈的好人缘,能让谷歌云找回自己失去的10年吗?

2022-10-06 12:10 浏览: 672628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作者|PAUL GILLIN
翻译|核子可乐
编辑|燕珊
“这不是全有或全无的零和博弈,而是谷歌云与其他云服务商之间的和谐共存。”

商界有句名言:“市场上的亚军反而更有动力,催动人们加倍进取。”但市场上的老四该怎么鼓励自己?

这就是谷歌面临的现实问题。他们在公有云市场上起步较晚、早期做出的承诺太过理想化,同时还承受着两大怪物级竞争对手的重重压力。十年以来,谷歌的市场份额一直维持在 10% 以内,难以突破。

IDC 公司估计,谷歌 2020 年在全球公有云市场上的份额为 4.6%,仅次于亚马逊云科技(43.6%)、微软 Azure 云(14.3%)和阿里云(7.6%)。但好消息是,IDC 估计 Google Cloud Platform(GCP)在 2020 年的增长速度达到 49.3%,虽然短时间还无法对冠亚军造成威胁,但增幅本身已经远远超越。

但被动的形势并没有阻止搜索巨头前进的脚步。谷歌目前正积极推动新的战略,观察人士称这一战略连续、独特,而且与企业市场的整体发展保持着高度一致。

谷歌公司的这套策略,灵感源自托管服务提供商 Ensono LP 公布的研究趋势。通过对 500 名云决策者开展调查,Ensono LP 发现 41% 的受访者正在或计划使用 GCP 服务(但主要作为第二或第三云选项),仅次于微软的 58%。

IDC 基础设施实践副总裁 Dave McCarthy 表示,“谷歌已经做得很好了,但还需要在建立市场影响力上再努把力。目前的企业在考虑云服务时,主要讨论的仍然是 AWS 和 Azure。”

自上而下的变革

2019 年 1 月,随着前甲骨文公司 CEO Thomas Kurian 出任云部门执行官,谷歌表达了自己认真对待企业云业务的态度。经过多年以来傲慢态度和与企业客户需求严重脱节的双重影响,谷歌明显打算由此洗心革面、推动变革。

谷歌向来以舍得砍产品、一言不合就退市而闻名,有时候甚至会突然放弃业务,令客户身陷困境。这样的习惯对开展云业务显然没什么帮忙。据报道,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高管甚至早在 2018 年就考虑过退出云计算市场,但谷歌方面回应称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Kurian 的加入,为 Google Cloud 带来了纪律与专注。

这一次,随 Kurian 一同到来的还有来自 SAP SE、甲骨文和微软等企业 IT 巨头的多位资深高管。毫无疑问,谷歌开始拿出端正的态度对待云业务。由于不像亚马逊那样拥有遥遥领先的产品组合,也没有微软那深耕 30 年的企业合作关系,Kurian 决定建立起与他人有所区别的云业务重点。

新战略可以归纳为几项基本要素:对开源平台和标准的坚实承诺,与其他云服务商的良好合作,以及将 GCP 打造成“刚刚上云的企业眼中最易用、最安全的平台”。

Kurian 还采取措施,让谷歌成为软件厂商们最容易合作的技术巨头。具体方法包括收取更低的佣金,加强联合营销和合作销售,并承诺不与伙伴们直接开展业务竞争。

在 Kurian 上任近三年之后,这项战略终于结出了累累硕果。谷歌公司已经与多家主要企业和消费级品牌签署了多年协议与延期合同,具体包括家得宝、加拿大丰业银行、德意志银行和福特汽车公司。在去年的 Google Cloud Next 大会上,谷歌还宣布与好几家跨国企业新增合作。

但对大多数企业来说,谷歌目前仍然是第二或者第三选择,毕竟人们不会愿意跟一家主要业务扎根于消费级市场、在持续交付云基础设施方面缺乏可靠记录的公司合作。

Nucleus Research 公司研究经理 Dan Elman 表示,“AWS 在公有云市场上击败了包括谷歌在内的所有竞争对手,而且谷歌还不像微软那样能通过 Windows 和 Office 的交叉销售,建立起牢不可破的企业客群。”

德勤公司全球首席商务官 Thomas Galizia 认为,“AWS 已经拥有长达 15 年的云业务运营经验,微软在企业市场上的耕耘更是长达 30 年之久。谷歌很难找回自己失去的 10 年。

“痛苦地”拥抱开源

去年 11 月,Kurian 介绍了谷歌基于开源软件、工作负载可移植性以及与竞争对手坦诚合作的“开放云”愿景。这项战略显然既发挥了谷歌自身的业务优势,也找准了云市场上的致命弱点。谷歌手中掌握着 2000 多个开源项目,从 TensorFlow 机器学习库、到广受欢迎的 Kubernetes 云原生开发平台,都是他们的卓越成果。此外,谷歌还一直是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的主要托管项目贡献者之一。

IDC 的 McCarthy 认为,“谷歌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对开源社区的坚实承诺。”

但这点对于客户来说真的很重要吗?这可不一定。Gartner 公司分析师 Craig Lowery 表示,尽管开源成果早已渗透进企业的各个角落,但“客户也同样重视专有功能。开源承诺很重要,但还不足以决定成败。”

谷歌的开源承诺,直接影响到的还是其合作伙伴生态系统。微软长久以来对开源不仅谈不上支持,甚至颇有仇视的意味。近年来的公开接纳,也总有种强颜欢笑的应付感。至于亚马逊,他们之前曾经把开源项目当成自家服务出售,并因此饱受批评。所以单就这一点上讲,谷歌的表现确实比较靠谱,在开源参与者中人缘不错。

更重要的是,谷歌还充分证明了自己能把开源项目运营得有声有色,这也是开源社区最重视的核心优势。Starburst 公司的 Quesnel 指出,“谷歌更强调对整体生态系统的价值,而并不坚持要把这些成果强行打造成自家产品。”

另外,对于希望利用 Kubernetes 实现跨平台可移植性的企业来说,这种开放性宣传其实帮助谷歌赢得了市场上的一片好评。越是免费开放项目源代码,各家供应商就越是支持谷歌,并开始紧密团结到这家搜索巨头的身边。

谷歌坚定的开源精神,也帮助其解决了自己最根深蒂固的缺陷之一,即市场上缺乏熟悉 GCP 平台的开发者和管理员。CloudCheckr 公司(一家云优化厂商,目前正与 NetApp 协商收购事宜)首席技术官 Anu Subramanian 指出,“市面上可以找到很多熟悉 AWS 和 Azure 的工程师,但熟悉 GCP 的工程师却很少。而谷歌与社区之间的联系,其实是通过开源贡献建立的。”

伙伴关系的平衡

云平台有着推动第三方应用迅速普及的飞轮效应,因此各家云基础设施提供商都在着力打造自己的云应用市场。IDC 估计,在 GCP 基础设施上花费的每一美元都将对应 5.32 美元的配套服务销售额,预计到 2025 年这个数字将增长至 7.54 美元。

但几乎所有打算进军云环境的独立软件供应商,都已经跟亚马逊建立起了合作关系,所以谷歌必须用更佳实践把自己跟亚马逊区分开来。相比同行,GCP 明确承诺要避免与合作伙伴直接竞争,而且截至目前一直信守诺言。

合作伙伴们还表示,谷歌云在市场上的相对弱势地位,也让其成为一股更加积极主动的力量。Starburst 的 Quesnel 认为,“他们和我们一样渴望夺取市场份额。”

不过单凭更好的合作伙伴关系,谷歌还很难在基础设施即服务市场上压倒其他几位巨头级对手。Gartner 公司的 Lowery 坦言,“其实每一家云服务商都对合作伙伴还算友善。谷歌的独特优势,主要是能够与独立软件供应商建立起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打消对方担心云合作方变成竞争对手的顾虑,同时帮助他们在服务选项中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Lowery 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合作伙伴对谷歌的支持态度确实赞赏有加。”

技术优势

在初入云市场时,谷歌传奇般的技术实力往往成为阻碍。该公司总觉得客户的基础设施过于陈旧且效率低下,甚至有点粗暴地想替客户用谷歌的方式重构 IT 体系。

在新任管理团队的指引下,谷歌云希望能把这种技术优势真正转化为市场吸引力。德勤的 Galizia 表示,“我从未见过像他们这样迫切的创新渴望。”

谷歌这种以工程为中心的基础设施,也确实吸引到众多合作伙伴在其平台上构建自家产品。数据库营销与身份管理厂商 Acxiom 公司首席战略官 David Skinner 坦言,“GCP 与其他公有云服务商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的数据科学家非常乐意在 GCP 生态系统中工作和构建新成果。”

谷歌通过自家机器学习框架和 BigQuery 数据仓库,成功确立了在数据分析领域的领导地位。去年,他们又推出了 BigQuery Omni。作为 BigQuery 家族的新版本,Omni 能够跨多个云平台实现存储数据处理,再次证明了谷歌承诺的平台中立态度。

谷歌公司还通过投资让 GCP 成为最简单易用的平台,借此吸引刚刚接触云服务的客户和缺乏耐心的开发人员。

混合云管理平台开发商 CloudBolt Software 公司首席技术官 Rick Kilcoyne 认为,“随着其他云服务商的体系越来越复杂,再加上深入实施货币化战略,摆在用户面前的服务选项也愈发多样。相较于这种过度复杂的现状,谷歌则努力为公有云设计出「一键操作按钮」。”

拥抱多云

谷歌云战略中最具特色的一环,当数其反复重申的、与其他竞争云平台保持良好的承诺。虽然说由于自身业务规模较小,与其他云平台的顺畅对接有其必然性,但谷歌确实通过 BigQuery Omni 等项目践行了这一承诺,并计划用两年前收购的 Looker 商务智能平台维护各项跨云功能。

谷歌凭借 2019 年推出的 Anthos 对自己的云服务组合进行了拆分。Anthos 是谷歌云平台的全兼容版本,能够在客户场所及托管服务 / 电信环境下运行。与 AWS 的 Outposts、微软的 Azure Stack 和甲骨文的 Cloud@Customer 等类似产品不同,Anthos 是一款纯软件产品,并不要求客户购买配套的谷歌硬件。

谷歌的 Seroter 指出,“客户用不着在数据中心里额外布设庞大的机架。直接增设服务器或者在后台服务器上运行就行。”

谷歌认为客户应该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内部云平台,只是想扩大范围并把工作负载跟最佳基础设施匹配起来。另外,谷歌还希望解决 IDC 公司的 McCarthy 提出的“非刻意多云”环境,也就是企业在收购其他公司时、被动接收的某些云端工作负载。

Anthos 还基于 Kubernetes,因此拥有备受赞誉的可移植性。随着熟练掌握 Kubernetes 技能的开发者及管理员数量的增长,谷歌希望自家平台的低门槛能够化解竞争对手在技能储备方面的优势。

Duckbill 的 Quinn 认为,“适应新的云服务商是项艰巨的任务。但如果能让人们早点进入生态系统,用户往往会长期坚守平台。”

大多数人都对谷歌的云策略抱有高度评价。去年春季,谷歌委托发布了一项对 2000 名 IT 决策者的调查,结果显示 77% 的受访者在选择服务商时要求“必须具备”混合或多云支持。MariaDB 的 Farley 表示,“如今,绝大部分财富 2000 强企业都制定了主次两条云战略路线。”

但组织是否真的愿意将工作负载分散到多个云上,目前仍有争议。虽然人们经常会讨论“多云”,但在最终决策阶段其实际权重往往并不算高。Gartner 公司的 Lowery 认为,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在多个平台间往来移动数据既昂贵又耗时。而 BigQuery 和 Looker 等平台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生。

前路漫漫

企业 IT 市场通常只有两条去向。要么被单一大企业所主导——比如目前的数据库管理、网络和桌面软件;要么就是分散在众多小公司手中,其中每家厂商都在相应的利基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比如个人计算机和安全业务。

云基础设施市场先是走上第一条路线,但从目前的形势看似乎又在向后一个方向转移。这种趋势特别契合谷歌的长期战略,其市场份额相信也会随时间推移而不断增加。

Gartner 公司的 Lowery 表示,五年之后的云基础设施市场应该会与现在截然不同。他看到平台提供商越来越多样,深扎垂直市场与软件业务,而中间商的存在也基本把用户与底层平台隔离开来。他认为,“基础设施的市场份额掌握在谁手中将不再重要,应用程序的市场份额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凭借在数据分析、人工智能以及其他多个垂直市场中的顶尖产品,谷歌有望在这些增长市场中再拿下几城。用 Seroter 的话说,这不是全有或全无的零和博弈,而是谷歌云与其他云服务商之间的和谐共存。

不止于云

另一个对谷歌颇为有利的事实是,企业正更多地依据基础设施以外的因素选择云服务商。

德勤的 Galizia 认为,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在自动驾驶汽车、生命科学、金融技术及电子商务等领域的优势,也对这些垂直行业的参与者们具有重大吸引力。从近期同加拿大贝尔电话公司、通用电气、HCA 医疗保健公司和福特等大型企业达成的多年合作协议来看,这些客户对 Alphabet 技术资产的关注度甚至不亚于谷歌云平台本身。

在 Acxiom 公司的 Skinner 看来,谷歌在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等领域的优势,也为其吸引到“市场上最优秀的 AI 人才。我认为谷歌接下来也会围绕这一点做文章。”

Galizia 指出,尽管谷歌起步较晚,而且当初也曾面对十余种搜索引擎的直接竞争,但他们最终还是成功主导了搜索市场。

单凭运气赢得了一次,却不可能赢两次。但对于谷歌这样一家估值近 1.9 万亿美元、在全球最具知名度的企业来说,要挽回之前的一些颓势还是有机会的。谷歌云未来将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

https://siliconangle.com/2021/10/11/fits-starts-googles-cloud-strategy-finally-finding-footing/

今日好文推荐

靠谱 CTO 必须是技术高手?前 Facebook 总监:技术越好,Bug 越少

Docker 之父:Go、Rust 为什么会成为云原生的主导语言?

备受乔布斯推崇的 PWA,为什么还没有杀死原生应用?

那位用 Rust 重写数据库的创始人来复盘了:删除 27 万行 C++ 代码,值吗?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