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苹果往事:“我们必须制造 iPhone,它一定会终结 iPod”

2022-09-07 19:52 浏览: 475173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CSDN 编者按】近日,行业分析公司 Counterpoint Research 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报告,根据“活跃装机量”数据显示,2022 年第二季度,iPhone 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所占份额首次超过 50%,赶超 Android。

忆往昔,初代 iPhone 于 2007 年首次亮相,一年后搭载开源 Android 系统的设备诞生,而后者在 2010 年超过了 iOS 的安装用户群体,并一直保持领先地位,直到今天。

看今朝,时隔 12 年后,iPhone 再次实现了超越,这也让不少果粉似乎回到了拥有第一代 iPhone 的峥嵘岁月。如今,不少人依旧常说,初代 iPhone 的诞生成为了智能手机时代的敲门砖,它奠定了智能手机的物理形态,也改变了用户的使用习惯。

殊不知,第一代的 iPhone 也并非一次便成功。对于这样一款改变整个行业规则的设备当初究竟是如何研发出来的?当下,我们是否还具备这样的创造能力?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通过 iPhone 手机重要团队成员之一、iPod 之父托尼·法德尔的自述中了解初代 iPod 和 iPhone 诞生的历程,以及其背后的创新与创造。

注:文末有福利~~


以下为正文:

接连的创业之后,加入了天才云集的公司


我曾经两度参与研发iPhone。

第二次研发现在尽人皆知,因为那次我们成功了。但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第一次尝试。

1989年,苹果的一个员工——充满远见的智者马克·波拉特(通用魔术创始人)在笔记本上画了这样一幅图。

Pocket Crystal(掌上水晶)是一款拥有优雅触摸屏的移动电脑,它集手机和传真机于一体,还可以让你随时随地玩游戏、看电影,以及购买飞机票。

我再说一次,这可是在1989年,能在那个时候就有这样的疯狂构想,这本身就够不可思议的。那个年月没有互联网,而所谓移动游戏,就是你把任天堂游戏机带到朋友家。没有人使用手机,甚至没有人真正觉得有必要使用这玩意。到处都是付费电话,每个人都有寻呼机,为什么还要随身带一块巨大的塑料砖?

为了把想法变成现实,马克和另外两位天才、苹果公司的前传奇员工比尔·阿特金森和安迪·赫茨菲尔德合伙创立了一家企业。他们把公司定名为通用魔术。

我是从停刊很久的《Mac电脑周刊》“Mac刀客”传言版块读到这一消息的,当时的我对如何运营一家初创企业毫无概念。

我在高中和大学期间相继创立了几家和电脑相关的公司,但从在密歇根大学的第三年起,我把精力都放在了建设仪器这家公司身上。我和我的教授艾略特·索洛维一同创办了这家企业。艾略特天真可爱,总是一副不太开心的表情,但他热爱技术教育行业,我们合作开发了一款适用于儿童的多媒体编辑器。我们这次创业走得挺远,不但有了产品、员工,还有了一间办公室。但那时候我为了弄清楚S公司和C公司的区别,还得去图书馆查资料。我那时十分无知,也没有人可问—那时候还没有创业者聚会,也没有创业孵化器,谷歌搜索要到7年后才会上线。

通用魔术让我可以学习我想了解的一切。那帮创造出苹果II、丽萨,以及麦金塔电脑的天才都是我的偶像,而我现在可以和他们并肩作战。这是我第一份真正的工作,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有机会像安迪·赫茨菲尔德和比尔·阿特金森那样改变世界。

然而历经三年之后,通用魔术还是垮掉了。多年的奋斗,数千万美元的投资,连报纸都在鼓吹我们是一家注定要打败微软的公司,结果我们只卖出三四千部设备,最多有 5000 部吧,而且基本上都卖给了家人和朋友。

公司失败了,我也同样如此。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在硅谷里尝尽苦头,从加入公司到自己创业再到步入公司,之后我才做出了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第一代iPod的诞生


第一代iPod所依托的底层技术并不是在苹果公司设计出来的。

它甚至不是为手持设备设计的。

20世纪90年代末,人们开始把MP3音频文件下载到硬盘里。这是人类第一次可以把足够高品质的音乐存储为足够小的文件,由此能够将大量曲目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中。

但你所拥有的豪华立体声音响根本派不上用场,因为它们不支持MP3播放。立体声音响是用来播放磁带和CD的,因此,所有人都只能用他们糟糕的电脑扬声器来播放新下载的音乐。

1999年,我感受到了这方面的改进前景。我想到的不是MP3播放器,而是数字自动点唱机。

它可以让你把所有的CD转换成MP3,这样你就可以在电视和家庭立体声音响上听这些音乐以及你下载的任何内容。在iPod提出“将1000首歌装进口袋”这一口号之前,我们就在尝试“将1000张CD装进家庭影院”。

反正我向瑞尔视就是这么建言的。对我而言,那是一个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团队,一切都不对。所以我想,去他的,我自己干!

很多创业公司都是这么建立起来的。我给自己的公司起的名字是 Fuse Systems。

Fuse Systems将给人一种消费电子产品的体验:你可以配置和订购整套家庭影院,其中包括一个可以将音乐保存到内置硬盘驱动器的 CD/DVD播放器。然后你可以联网到世界上第一家在线商店,从上面下载歌曲。

那是 1999 年,正是硅谷资金、人才和创意大爆棚的时刻,我们也在奋勇向前。

但是到了 2000 年 4 月,互联网泡沫破灭。正当我开始寻找资金时,原本像瀑布一样汹涌流入硅谷的资金,竟然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向不同的风险投资公司做了 80 次融资推介,结果都失败了。

后来,偶然间经过一位老朋友的引荐,2001年1月,苹果打来电话,一开始我只是希望能赚到足够的钱以保住我的公司,或者利用这个机会让苹果收购我的公司,但把希望寄托在苹果身上是一件非常渺茫的事情。

当时史蒂夫·乔布斯已经重新掌舵苹果,但在此前的 10 年中,苹果一直处于死亡的螺旋之中,它推出了一大堆平庸的产品,也因此走向崩溃的边缘。

虽然苹果快死了,但我的公司会死更快。所以我接受了苹果的这份工作。

同年3月,斯坦·吴和我共同向史蒂夫·乔布斯提出研发iPod的创意。2001年10月23日,依旧是我开始工作10个月后,iPod——我们用塑料和不锈钢制成的“小胖孩”问世了。

第一代 iPod,2001 年 10 月发布

我非常幸运地带领团队承担了前18代iPod的研发工作。然后我们又得到了另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会,那就是参与iPhone的研发。我的团队负责你手里拿着的金属和玻璃等硬件,以及运行和制造手机的一些基础软件。我们为触摸屏、蜂窝调制解调器、手机、Wi-Fi、蓝牙等编写了软件。


第一代 iPhone


如果你打算全情投入某项新事物的创造,那么这件事一定要具有颠覆性。

彼时iPod击溃了其他MP3播放器,我们占据了超过85%的全球市场份额,但是极具竞争力的手机制造商开始琢磨要从我们这里分一杯羹。他们开始将手机变成MP3播放器,并看到将手机、短信、《贪吃蛇》游戏和音乐等所有东西都集成到一个设备的潜力。

与此同时,手机正在全世界快速普及开来。数据网络也变得质量更好、速度更快、价格更便宜。显而易见,过不了多久,大多数人就可以通过流媒体播放音乐,再也无须把它们下载下来。这将改变iPod业务的一切。

因此,要么我们等着眼前的形势发生改变,要么我们主动改变形势。

我们不得不自我颠覆。

iPod是15年来苹果唯一成功的非Mac系列产品。一度苹果5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它的贡献。它极度受欢迎,并且仍在快速增长。它在数以百万计的非Mac客户心中树立起苹果公司的形象。

我们还是决定自己打自己。我们必须制造iPhone,即使我们知道它一定会终结iPod。

这是一件具有极大风险的事情,但是只要有任何颠覆出现,竞争者就不会长期处于否认和愤怒之中。他们最终会到达接受阶段,而如果他们在这一方面仍然存有一丝斗志,他们就会拼命追赶你。此外,你也可能激起一波全新的创业浪潮,而这些新公司则会以你最初的颠覆为跳板转而寻求超越你。

当你看到竞争对手步步紧逼时,你就得做点新鲜事。作为一家企业,你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必须继续前进。

不要害怕颠覆那些曾让你获得成功的事情。即便那是一件造就过辉煌成功的事。看看柯达,再看看诺基亚。如果公司变得太大、太安逸、太沉迷于保存和保护让它们成就伟业的第一项重大创新,就会衰落、溃败,直至死掉。

iPhone的研发过程中,在iPhone键盘的问题上,营销团队与乔布斯的斗争最为激烈。我们团队中的很多人也有反对意见。在2005年,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是被亲切称为“瘾莓”的黑莓手机。人们痴迷于这个品牌。黑莓占有25%的市场份额,并且增长迅速。黑莓的死忠粉总是会跟你说,他们最喜欢黑莓手机的地方,毋庸置疑就是键盘。

黑莓造得跟一辆坦克似的。你需要花几个星期适应它,但之后就可以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发短信和邮件。用你的大拇指使用它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它也太结实了。

因此,当乔布斯告诉团队,他对苹果第一款手机的设想是使用超大触摸屏且没有物理键盘时,大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人们在走廊里窃窃私语:“我们真的要制造一款没有键盘的手机吗?

触屏键盘烂透了,每个人都知道它很烂,我对它的烂更是有亲身体会。我做了两次这样的东西,一次是在通用魔术,之后是在飞利浦。你必须使用手写笔,在屏幕上一下一下地戳,没有反弹,没有声音,你只能在上面不停地滑动,反应速度则慢得令人沮丧,那种感觉一点也不自然。因此,我对现有技术能否让触摸屏达到我们的预期持怀疑态度。从1991年我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算起,这一领域并没有取得多少技术突破。当时最大的突破要数Palm的Graffiti手写输入法,它要求你使用象形文字速写的方式进行手写输入,然后电脑就能够进行识别。

营销团队不太关心技术,他们更担心的是销售。在他们看来,物理键盘是人们的刚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苹果只允许销售人员使用黑莓手机,后来市场营销人员终于黑莓在手,便也想看看这款手机到底有何奥妙,结果他们也爱上了黑莓。所以他们很确定,如果没有物理键盘,我们根本无法与现有的智能手机竞争。经常出差的商务人士肯定不会购买,因为他们都是黑莓的死忠粉。

但乔布斯坚决不让步。

iPhone将是一款全新的手机,和其他手机完全不同,而且也不是为出差的商务人士定制的。它的目标用户是普通人,但没有人知道普通人会有什么反应,因为我们已经有10年没有接触过消费者市场了。

通用魔术第一代“智能手机”的溃败,已经清空了整个行业为普通个人消费者打造设备的意愿。

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大多数硬件制造商都像我一样转向了商业工具的开发。飞利浦、Palm、黑莓,它们针对的都是那些最需要写电子邮件、发送信息和更新文档的商务人士。它们的产品不是用来看电影的,不是用来听音乐的,不是用来在网上闲逛的,也不是用来拍照或和朋友保持联系的。

iPhone会非常小,苹果不想让它比iPod大太多,这样它就可以很容易地被装进你的口袋然后被掏出来。最终iPhone的屏幕对角线长度被定为3.5英寸。乔布斯不会牺牲一半的空间给一个模塑的塑料键盘,而如果不彻底重新设计,键盘就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物理键盘会把你限制在硬件世界,但如果你想用法语输入怎么办?日语呢?阿拉伯语呢?如果你想要发表情符号呢?如果你需要添加或删除函数,又该怎么办?如果你想看视频呢?如果手机的一半是键盘,你根本没法把手机屏幕横过来。

我同意乔布斯的看法。总体而言,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办法用任何现有技术把它实现。我需要足够的数据来证明我能够将他的设想转为现实。因此,为了缓和气氛,停止无休止的争论,创造一个更好的样品,我们开始以每周的频次向硬件和软件团队提出各种需要应对的挑战。

八个星期之后,我们的样品做出来了,虽然它远不完美,但也快接近预期了。然而营销部门不为所动。

第一代 iPhone(2007 年 6 月发布)vs 黑莓 Curve 8310(2007年 8 月推出)

又经过了数周的争论,最终还是乔布斯一锤定音。现在没有数据能证明它行,也没有数据能证明它不行。这是一个由观点驱动的决策,而乔布斯的意见无疑是最重要的。“所以要么齐心协力一起干,要么现在就走人。”乔布斯说。这就解决了营销团队的问题。

当然,最终结果证明乔布斯是对的——iPhone 改变了一切。


“我的成长”


然后在第二代iPhone研发期间,我们又负责了相同的工作,之后是第三代的研发。

转眼已经到了2010年。

我在苹果工作了9年。那是我终于长大成熟的地方,我不再只是管理一个团队,而是领导成百上千的人。这是我职业生涯和我身份的一次深刻转变。

经过10年的失败,我终于做出了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确切地说是两件东西。我终于把事情做对了。

一开始我并没觉得自己成功了,甚至到最后也没有这种感觉。它仍然是一份工作,需要一步步地前行。

苹果是我学会了确立原则的地方—事情做到位了吗?事情做得够好吗?

在这里,我学到了设计的真正意义。

在这里,我学会了如何在面对紧张、煎熬、永无止境的压力时组织我的头脑和团队。


MacWorld大会在1月举行的原因


在旧金山举行的年度MacWorld大会曾经是苹果公司最为震颤的外部心跳。这个活动会推动整个公司向前的步伐,最重量级的产品都是在这个大会上发布的。

MacWorld大会总是在1月举行。

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时候举行发布会比较省钱。每年的第一周是旧金山租用会议场地最便宜的时间,因为游客和商务人士会在假期的高峰后暂停出门旅行,而且MacWorld大会的规模很小。20世纪90年代,苹果公司陷入困境,其客户群很小,所以参加展会的少数死忠粉都是附近的硅谷技术人员。旧金山市很乐意让极客们在1月到这里来,这样吸引外地人的更有利可图的大型会议就可以安排在春季和夏季时段。

所以是1月。

这也意味着在每年的假期时段,苹果公司的人都没办法休假,所有的工作都必须在1月1日前准备就绪。假如你曾在苹果的某些团队工作过,你的家人就会习惯从感恩节到新年都见不到你。大多数团队要等到MacWorld大会结束后才会露面,他们带着憔悴却又胜利在望的表情,在阳光下揉搓自己疲惫的双眼。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

直到后来,史蒂夫·乔布斯说:“去他的。”

他认为苹果已经强大到可以跳过MacWorld,他为公司设定了一个新的心跳。

苹果的旧心跳是1月在MacWorld大会上发布最重要的产品,之后在6月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做小型的新品发布,然后在9月还有一场发布会。

新的心跳则是在3月做一次小型的发布会,之后是夏季全球开发者大会的重磅新品发布,然后是秋季的更为小规模的发布会。

如今的苹果公司当然有了更强大的产品线,因此需要分别在3月、6月、9月和10月(也就是假期之前)发布新产品。

但1月没有发布会。苹果永远不会再选择1月。它深刻地吸取了这个教训。

声明:本文摘自《创造:用非传统方式做有价值的事》一书,版权归中信出版集团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写在最后


颠覆与创新,是保持苹果产品的新鲜度成功的关键,而在明天凌晨 1:00(9 月 8 日),2022 苹果秋季发布会即将到来,这一次以「超前瞻」为主题的发布会是否会如初代那样再次给我们带来惊喜,CSDN 也将会跟进报道,敬请期待。

最后为了感谢广大开发者对 CSDN 的长久以来的支持与关注,也正值中秋佳节之际,CSDN 联合中信出版集团特申请了 10  本技术图书作为福利,赠与有缘的粉丝们,也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阖家欢乐!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