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新势力主机厂的一次巨变

2023-08-09 11:49 浏览: 701311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以下文章来源于红色星际 ,作者红色星际科技

红色星际 .

让更多人,更深入地了解自动驾驶行业!




知情人士透露,作为国内新势力智能驾驶行业的扛把子,其智驾团队灵魂人物“一号位”负责人将离职,加入某AI芯片公司担任要职,直接向该公司大Boss汇报。据业界人士透露,该负责人的一些团队成员已经开始休假,并都在寻找一些合适的机会。

这位负责人可谓是国内智能驾驶行业的顶级明星大牛,在公司任职的几年,把公司智能驾驶业务打造成了汽车行业的顶级梯队,技术优势一直位列国内前茅,让很多行业人士对这家公司的第一印象就是智能化做得最好。

作为公司技术的一把手,他不仅负责智能驾驶业务,还负责其他与科技相关的业务,比如AI机器人之类的。

1. 从救火到领军

几年前,明星大牛以救火的角色加入某新势力公司。

当时,某新势力公司的智能驾驶研发搞了一年多,陷入了困境,堪称毫无头绪的灾难,技术开发陷入泥潭,团队之间内耗。公司创始人意识到,想要改变局面,就需要换人,寻找可以救火的leader。

明星大牛当时还在一家全球TOP级的科技公司负责自动驾驶业务。虽然光环很高,但工作并不如意。明星大牛在自动驾驶行业有很大的抱负,想在自动驾驶领域大干一场。这家(当时就职的)科技公司在自动驾驶上的战略却非常的模糊和摇摆。

另外,明星大牛也遇到了职场上的老问题,上司是个二把刀的外行,什么都不懂还要向其汇报,听从对方的决定,这使明星大牛非常痛苦和沮丧。

一个寻求大牛来救火,一个寻找舞台施展抱负,两者走到了一起。

明星大牛接手之后,才发现是要在“废墟”上重建智能驾驶业务。

首先是团队混乱,硬件、感知、规控、地图的团队不健全,工程师的技术能力参差不齐。而且,国内国外的团队各搞一摊,协作很差,甚至许多研发技术都是重合的。

其次,技术规划上非常的糟糕。硬件选型上,为了追求技术领先的地位,选择最新的传感器和芯片,最新即意味着没有被开发验证过,需要不断试错,加大了开发的难度;软件架构,也是一堆Bug,功能没法用,需要从零开始重写。

明星大牛明白,想要解决这些“废墟”问题就需要重新搭框架,技术和团队的。这都意味着全新的投入,而且还不一定能产生正反馈的结果,所以非常考验这家新势力创始人对自研的决心。

创始人倒也干脆,明确表态自研的战略绝不摇摆,投入上,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有了创始人的力挺之后,明星大牛大刀阔斧的调整框架,火速推进研发。

用了一年多时间,明星大牛确立了新的技术框架,选对了架构、方案和技术路线,并坚定的执行了下来。另外,搭建好了新的团队,为各个技术模块,寻找到了技术实力更强的人才。

在明星大牛带领下,这家新势力的自研之路步入了正轨。在这家新势力的首款轿车车型上,用自研算法替换掉了供应商的方案。当时国内主机厂都还在用Mobileye、博世的方案,自研方案的上车,走在了国内所有主机厂前面。

在基础的 L2 级辅助驾驶量产上车之后,明星大牛又带领着团队研发高阶智驾。陆续推出高速NOA、BEV架构等,都做到了国内第一个量产上车。系统工程能力,显著的领先于国内主机厂,做到了国内的TOP水平。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除了明星大牛的能力和努力之外,也离不开这家新势力创始人的信任和支持。

创始人给明星大牛的自主权很高,基本是完全信任和放权的状态。比如,在定技术方案、组织架构的时候,明星大牛只需要汇报下想法,创始人基本不会干预,让其放手去干。创始人这种尊重技术的做法,最大程度避免了外行领导内行的内耗。

另外就是力挺,在整车开发过程中给予很高的话语权。当明星大牛团队和其他整车开发部门发生业务冲突时,创始人会亲自出面或打电话,进行协调给予支持。这家新势力的员工经常调侃,明星大牛的团队,是老板的宝贝疙瘩。

即使在2019年新势力们都躺在ICU门口时,也没有降低智能驾驶方面的研发投入。而且,创始人为明星大牛挡下了内部许多不满的情绪。很长时间里,智驾对销量并没有明显的帮助,却又耗费企业许多资源投入,这使得其他业务部门非常不满,智驾团队的压力也很大。这种情况发生时,创始人亲自出手来缓解。

明星大牛也没有辜负创始人的信任和力挺,把承诺的业务目标都实现了。先是打基础,招募人马团队、搭技术框架;然后又是量产交付,顺利上车;最后是领先国内其他主机厂。

创始人对明星大牛团队的满意度非常高。在去年,该新势力因为销量不佳对内部大刀阔斧的组织调整,一些创始元老都被调整,而智能驾驶成为少数没有调整的部门。

一个敢信任,一个能回馈,创始人和明星大牛组成了业界盛赞的“君臣一心”CP。而且,两人对技术都非常的狂热,在技术的追求上颇为投缘。

而如今在城市NOA的落地,智能驾驶到了拐点的时刻,这对“君臣一心”的CP却可能要拆散了。对此,该新势力员工们都表示很惋惜。

城市NOA正在成为各大主机厂争夺的下一个技术战略高地。明星牛人的离职,给该新势力的智能化战略增添了不确定性。

2. 补齐生态的短板

某AI芯片公司由于大算力的出货量不及预期,意识到急需软件算法领域的技术大牛,来补齐生态上的短板。

两年前,该芯片公司的大算力芯片面世,市场需求踩得非常准,踩中了主机厂们堆硬件搞算力军备竞赛的诉求,成为了智能驾驶的“算力标杆”。

大算力芯片的订单火爆,有四十多家主机厂以及L4初创公司都宣布合作。上汽的智己、理想、蔚来、小鹏、比亚迪,都会基于该公司的大算力芯片进行开发。

很多主机厂在拿到大算力芯片样品时,就迫不及待地官宣,试图对外展示是首装。大算力芯片的面世,可谓是当年智能驾驶行业的里程碑事件。

然而,和面世的火爆相比,到了交付量产上车的时候,订单的转化远没有达到预期,搭载的车型数量非常骨感。几十亿美金的研发投入,却只换来一个季度两亿多美金的收入,公司大Boss非常不满意。

出现叫好不叫座的现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国内智驾行业风向变了,从堆料追捧大算力,到开始回归理性,注重功能、算力、成本上的平衡。该大算力芯片售价太贵了,许多主机厂承受不起,导致只能在中高端车型上使用。虽然后续又推出了算力更小的版本,希望能够下沉市场,直到目前并没有打开市场。

另外一个原因是技术门槛太高。高阶智驾的算法和大算力芯片,只有新势力的蔚小理以及少数Tier 1有技术能力搞定。

公司大Boss意识到策略必须调整。公司正在研发的下一代1000TOPS以上的大算力芯片,投入了比上一代更多的研发费用,如果还是这么骨感的出货量,那就亏到家了。

该公司市场竞争的优劣势很明显。

大Boss对算力有着狂热的偏执,算力越大越好,必须是标杆。只有成为标杆,才能掌握价值创新的主动权和先机,同时用极致的研发投入和产品性能,卷死对手。正是在这样策略的主导下,开发出了成功的大算力芯片。而且,在下一代大算力芯片上野心更大,把智驾和座舱融合,想吃掉舱驾的市场。

竞争的劣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市场生态服务做的比较差。虽然该公司也针对主机厂和Tier 1软件能力弱的现状,提供丰富的算法库、工具链,但是和国内竞争对手的保姆式服务相比,弱太多了。

一些智驾工程师告诉红色星际,该公司在国内只对战略级的大客户有较好的服务支持。另外,国内竞争对手有一堆生态上的Tier 1在做量产交付,该公司在国内却只有数家Tier1 。有好的产品,却没有好的帮手去做量产交付。

这使大Boss非常担心,芯片的竞争不仅是拼产品力,更是拼生态。如果中国的竞争对手把芯片的产品力提升,再加上生态服务的打法,有可能使自己被边缘化。

这家芯片公司也学着中国竞争对手的模式,试图和一家主机厂合作量产一个项目,打造一个“样板间”展示给业界,尤其是给Tier 1。为此招募了一个技术团队去给主机厂做量产,但是过程并不理想。

该公司意识到,需要一位智能驾驶的领军人物来负责软件算法,才能把生态做起来。于是,某新势力的这位明星大牛就进入了挖角的名单。

目前阶段,针对该公司的算力平台,明星大牛是最好的开发量产者之一。在该算力芯片上,明星大牛不仅成功开发出城市NOA,而且算法跑的最好。运行BEV+Transformer对芯片的算力消耗非常大,明星大牛把算力资源的占用率压缩到了极限。这使该公司的人对明星大牛表现出的技术能力,都感到吃惊。

无疑,从技术能力到量产的工程经验,明星大牛都是该公司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选。

结语

一些业界朋友听到消息的时候,和红色星际一样,既震惊又惋惜。

这家新势力对智驾的狂热和追求在业内有目共睹,也是国内少数有底气敢挑战特斯拉的。明星大牛更是一直把和特斯拉掰掰手腕当作目标。两者本可以在一起走得更远。

而且智能驾驶到了关键拐点,随着城市NOA的推进,智驾将会大规模真正走进C端用户的日常场景,使用户真正用起来,实现真正的落地。努力辛苦耕种几年,到了要采摘的时候,人却散了。

无疑,这次的调整,对新势力主机厂、智驾行业的芯片、Tier 1都会有着显著影响。

-END-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