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桃李满天下】任伟——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

2021-07-15 14:59 浏览: 10666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任伟,实验室2001级博士生,金海教授回国后的第一批学生,在实验室期间一直从事计算机软件与理论的研究工作。2005-2008年先后在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美国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计算机科学学院、美国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从事信息安全研究。2009年加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计算机学院,现为信息安全专业建设负责人、智能地学信息处理省重点实验室无线网络与移动计算安全研究团队学术带头人、智能物联网与大数据安全实验室主任。

2006年美国拉斯维加斯Strip大街

应实验室公众号“穿过丛林”之邀,任伟老师回忆起在实验室的个人经历,兴趣盎然的和大家分享了一些“趣闻”和“野史”,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初   识 
我加入到实验室可以说是机缘巧合。记得在2001年春考博士时(那个时候需要参加湖北省统一组织的笔试),我报考的是计算机软件理论专业,导师是时任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的卢炎生教授,等笔试通过参加面试的时候,发现有个非常年轻帅气的老师面试我(那就是金海老师,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金老师)。后来等到9月入学的时候,卢老师告诉我金老师刚从国外回来,急需博士生,问我是否愿意转到金老师那边,因为我博士生考试中专业课“离散数学”考分比较高,就选中了我。就这样,我就转到了金老师的课题组。所以我虽然是金老师的学生,但我又不是计算机体系结构专业的,就是这个原因。记得当年同时转来的还有吴松、邹德清、邵志远,大家都成为了金老师的第一批学生。吴松因为转来时是博士二年级,于是成为了大师兄。
 
见   证
由于入学较早,我见证了实验室的不断壮大。2001年秋,金老师回国成立实验室,虽然学校提供了很多的配套,但依然可以说是百废待兴、白手起家。实验室几经变迁,最初是在学校南二门对面的科技楼上(属于校外了),当时金老师做集群计算(Cluster Computing),成立了Turbo Grid(拓锐)团队,它可以说是国内最早做集群计算的团队。后来金老师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教育部ChinaGrid项目,实验室搬到南一楼602办公,之后又迁往四楼西南角一块较大的区域,直到我博士毕业(后来又迁往东五楼,那是后话了)。当时,金老师办公室是从学生实验室里隔出来的一个小单间,可以说老师和学生是随时在一起的,随时可以交流。 
金老师管理博士生以人为本、充满关爱。我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在读博期间还兼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信息学院的讲师,有繁重的授课任务,需要讲授3门专业课(人工智能、计算机前沿、离散数学),而且授课地点是在阅马场的中南财大校区,而不是在茶山刘的中南政法校区,每天从关山到阅马场单程就需要一个半小时。那个时候没有地铁,没有私家车,只有公汽。与此同时我还需要完成华科的修课学分,面临很大的困难。金老师没有要求我在实验室的工作时间,要我自主管理,但同时还是给我安排了机位和PC(那个年代PC很贵,接近1万元一台),这种安排让我至今想起来依然十分感动。 
金老师对待学生因材施教、引导学生发挥自身兴趣和特点,这种态度在我从事高校教师20多年的经历中也深受影响。金老师课题偏系统和代码层面,需要进行系统底层实现和实验,而我本身由于兼课时间有限,所以进展一直不好。后来和金老师商量,提出将课题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特色相结合,选定了一个非常新的方向——网络取证。这可以说是在国内第一批做这个方向的,当时有篇论文作为5篇报告之一,在北京警察学院举办的全国第一届计算机取证学术会议上宣读论文。还有一篇论文发表在Taylor Francis出版社的一个计算机取证为主题的期刊的创刊号上,并收到了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期刊的首次开辟的一个计算机取证专题的审稿邀请。
 

2004-2005年香港科技大学访问
 
成   长
金老师对我的宽容和鼓励令我终生难忘。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课期间,我被学校选拔赴国外(境外)访问(在面向全校教师的英文考核中,我口语考了全校第一)。其实我一直希望能够博士答辩后再出去,但是由于学校要求访问必须立即成行,于是决定还是先出去访问,我选择了一个相对近的学校——香港科技大学,便于往返。其实当时我一直担心金老师不同意我出去,因为毕竟金老师课题很多,需要人完成,同时我博士也已经读了快3年了。没想到当我告知金老师这个情况后,他非常支持,欣然同意,还鼓励我多出成果。于是2004年我到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访问,在计算机网络方向的Samuel Chanson(陈天雄)团队,从事Pulsing DDoS方面的研究。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陈教授在半年后不幸因病逝世,我又被转到D.Y. Yeung团队。好在在此期间我心无旁骛,几乎每天8点到实验室23点离开,圆满完成了研究任务。访问结束后,我的成果达到博士毕业要求,完成了博士论文,最终于2006年3月顺利答辩(由于香港科大的访问导致华科博士读了快5年),答辩取得90分(优秀)。当时的实验室秘书耿聪告诉我,答辩结束后金老师还发了微博,说我读博期间成果丰富。这是我印象中金老师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表扬我,所以我印象深刻。
  

2006年博士答辩结束后与金老师合影
 
榜   样
金老师一丝不苟的严谨治学精神成为我指导学生的规范。金老师回国后开设了集群计算课程,我记得选用的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拉库马·布亚(Rajkumar Buyya)教授团队编的一本书,上下册,内容很多,里面每一章都是一个专题,每一章学好了就可以写一篇论文。这种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在华科是比较超前的。这一课程在全国也是较早开设的。金老师上课极其认真,信息量很大,还有板书,在一个大教室,人很多,每次下课都有很多学生问问题,金老师也都耐心解答。另外,我记得我的博士论文给金老师后,老师从头到尾仔细用笔批阅,逐个标注问题,没漏过一句话、一个标点。这种批阅方式,也深深影响了我,成为我批阅学生学位论文的方式。
 金老师对学生的关爱是一个师者的大爱与仁心。曾有人说一个不爱学生的老师难以成为好老师。这种对待学生的一种类似家长的关爱,令实验室充满温暖,像一个大家庭。记得早期团队里的庞丽萍教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后来,我读博后期要举办婚礼,请金老师作证婚人,金老师也欣然同意(这一点要特别特别感谢,金老师真的很忙,一年有半年在外面出差,但他还是答应了。我不清楚实验室学生里还有谁有这个待遇,估计就这一点可以在实验室学生里炫耀一辈子了吧,哈哈)。还有团队里的李胜利教授、韩宗芬教授,都是非常平易近人、关爱学生的老师。这些老师都已退休,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感   恩
最后,也是我最想说的是,金老师对我可以说是恩重如山。我博士论文答辩后,联系到一个带薪博士后职位,于2006年3月去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UNLV)做博士后。后来因导师经费紧张,又于2007年7月转到伊利诺伊理工大学(IIT)Kui Ren(任奎)教授那边继续研究。2008年初家里母亲不幸罹患癌症,我心事重重,又坚持1个学期后,不得不在2008年6月选择回国。这期间爱人跟随我在美国飘荡多年,突然回国面临就业难题,尚未做好准备。小孩当时还不到3岁,也没人照看。我因为一直从事信息安全研究,于是选择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计算机学院信息安全系(武汉三所有信息安全专业的高校之一),作为引进人才并解决了爱人工作。求职期间多次与金老师见面并征求意见,金老师也为我的事情操了不少心,在此我再次衷心向金老师表示感谢,能让我这个小家顺利落脚安顿下来。
 

2008年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大学(IIT)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楼前
 
最后,作为见证实验室成立20年的第一批“弟子”,借此机会祝愿实验室科学研究蒸蒸日上,人才培养再创辉煌!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