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国内IT技术精华文章,分享IT技术精华,帮助IT从业人士成长

捐赠 200 亿美元,比尔·盖茨势要退出世界富豪榜!

2022-07-15 21:11 浏览: 202376 次 我要评论(0 条) 字号:

整理 | 苏宓
出品 | CSDN(ID:CSDNnews)

比尔·盖茨,一位传奇商业人物、知名慈善家、微软公司创始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外籍)。过去多年以来,比尔·盖茨一直被视为全球最受尊敬的人物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其创立的微软为世界科技发展带来巨大变革,也是因为其退休之后,全心投入的慈善事业推动了全球卫生健康、能源创新、教育、反贫困等领域的改善与发展。

近日,比尔·盖茨再次在 Twitter 上连续发文,并称“展望未来,我计划将我几乎所有的财富都捐给基金会。我将下移,并最终退出世界最富有的人名单。”

目前,他将于本月捐赠 200 亿美元财富到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对于这样做的原因,比尔·盖茨也做出解释:

由于最近的“全球挫折”,包括大流行(COVID-9)、乌克兰事件,以及全球气候危机,让不少人灰心丧气,并怀疑世界是否注定会变得更糟。

但我仍然乐观。这些挫折是在 20 年历史性进步的背景下发生的,我相信一切都会可能尽量地减轻损害并恢复世界已经取得的进步。

Melinda(比尔·盖茨前妻)和我在 2000 年开始成立了盖茨基金会,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过上健康和富有成效的生活。这一愿景保持不变,但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危机需要我们所有人做更多的事情。

在董事会的支持和指导下,我们计划到 2026 年将我们的支出从现在的每年近 60 亿美元增加到每年 90 亿美元。为了帮助实现这一支出增长,我将在本月将 200 亿美元转入基金会作为捐赠基金。

我为基金会在帮助解决诸如预防流行病、减少儿童死亡、根除疾病、改善粮食安全和气候适应、实现性别平等和改善教育成果等重大问题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感到非常自豪。

虽然基金会以我们的名字命名,但基本上我们一半的资源来自沃伦·巴菲特。他的慷慨付出是基金会能够实现如此雄心勃勃壮举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永远无法道清我对他的友谊和指导的感激之情。

展望未来,我计划将我几乎所有的财富都捐给基金会。我会从世界首富的名单中下移,并最终退出。

我有义务将我的资源返还给社会,并用以减少痛苦和改善生活的方式。我希望其他拥有巨大财富和特权的人也能在这一刻站出来。

事实上,早在 2010 年,比尔·盖茨首次承诺将放弃自己的财产,但自那时以来,他的净资产增加了一倍多。根据彭博社的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比尔·盖茨目前的估计净资产约为 1140 亿美元,目前是全球第四大富豪,他的大部分财富都与微软股票有关。不过,在 7 月实现向基金会捐赠之后,他的资产预期也将会大幅下降。

「功成身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是业界不少人对比尔·盖茨的评价。而他如今的成就与豁达的心态也与其自身经历息息相关。接下来,我们也将从史密森学会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计算机、信息和社会部 David Allison 对比尔·盖茨一篇采访旧文中,了解比尔·盖茨的成长历程,以及他创立微软的经过,个人的技术路线与商业思维。

以下为采访译文(由于篇幅限制,以下为节选,更多采访内容详见:https://americanhistory.si.edu/comphist/gates.htm):

家庭对比尔·盖茨的影响


David Allison (以下简称 DA):可以从你的家庭谈起,分享一些得益于家庭的品质,这些品质后来塑造了你在微软的职业生涯。

比尔·盖茨 (BG):我的父亲是一名律师,我的母亲作为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经常积极参与商业活动,例如运营 United Way Campaigns。她是华盛顿大学的校董,也是第一州际银行的女性高管。在我们成长过程中,他们与我姐姐和我分享了他们在世界上所做的事情。所以,我们总有一种感觉,“好吧,这是州长来吃饭,或者这是这场政治运动,让我们参与其中。” 我在华盛顿州奥林匹亚的州议会大厦逃离,后来在华盛顿特区做了一段时间的秘书。我了解合同和相关的事情,我对商业世界很感兴趣,一直在阅读相关内容。我总是在想,“我最终会做什么?”


学校时期的经历


DA:你同时代的其他人是否对这行业感兴趣,还是你发现自己在这些群体中很不寻常?

BG:当我去湖滨学校的时候,我大约 12 岁。我从七年级开始在那里学习,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改变。这是一所私立男校,管理非常严格。起初我真的不喜欢这个环境,不过最终我在那里找到了一些朋友,其中一些人和我有着同样的兴趣,比如看商业和财富杂志。我们总是讨论有趣的公司,并让人们把他们的产品资料寄给我们,而我们也试图思考商业如何运作,特别是看计算机公司相关情况。

DA:老师对你在课程之外的兴趣,有何反应?

BG:我从一些课程中解脱出来,尤其是数学,因为我已经提前学完了。所以,我有相当多的空闲时间。

当在母亲俱乐部做了“翻箱倒柜”的活动之后,我得到了买电传机的钱和另外积累了一定钱去兑换使用电脑的时间。当时我还很年轻,还在上八年级,一些年长的学生加入进来,和我们一起行动。

当时,我们可以在这个黄色的纸带上离线输入程序,然后把它放进读卡器,拨号到电脑,然后非常迅速地输入纸带并运行你的程序。但他们(老师)不仅收取连接时间的费用,而且还收取存储单元和 CPU 时间的费用。所以,如果你的程序中有某种类型的循环,你就需要花费很多钱。因此,我们很快就用完了母亲俱乐部给的钱。这对老师来说有点尴尬,因为只有学生坐在那里,然后钱没了。

我编写了一个tic-tac-toe(井字棋)游戏程序和几个其他基础转换程序。它是用 BASIC 语言写在 GE 系统上运行的程序。当时的老师相当有尊严,通常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对此没意见,但是当钱用完后,他们不得不开始向我们收取所有的使用费。不过,我们当时有学生账户,所以我和我的朋友们仍然非常活跃,甚至有些不顾一切地想以某种方式获得免费的电脑使用时间。

我们在这个有电传打字机的特殊房间里花费的时间是相当的多。我们接管了那个房间,我和另外两个人,他们把这个房间为 "电传室"。我们总是想出各种办法来获得免费的计算机时间。后来,偶然机会,我们与当地的一家公司开展了合作。

具体就是,我们说服了他们,因为他们与 DEC 公司签订了一份关于这台大型计算机(早期的 PDP-10,序列号 36)的交易,如果他们能找到这台计算机的问题,他们就不必支付租金。于是,这家公司便让一些学生,包括我,在上面敲敲打打,试图找到错误,这也似乎是一个好主意。特别是,让我们主要在晚上做这个,不耽误时间。所以,我们去了这个被称为计算机中心公司——C-Cubed,也就在大学区,由华盛顿大学学术计算中心的一些老人们在那里工作。

有几年时间,我就是在那里度过的。我逃掉了体育课,去了这个计算机中心。我们的进步也非常迅速:BASIC、FORTRAN、LISP、PDP-10 机器语言,从垃圾中挖出操作系统列表并研究这些。真的不只是像猴子一样敲敲打打地寻找错误,而是真正地研究代码,看看有什么问题。

老师们认为我们很不寻常。很快,我们四个人比其他人更沉迷、更投入,也更了解它。这里的他们分别指我自己、保罗·艾伦(后来和我一起创立了微软)、Ric Weiland(早期在微软工作)和 Kent Evans(在高中时候一次登山事故中丧生)。我们四个人成为湖畔编程组。我们是铁杆用户。

DA:很明显,你的课外活动在你以后的发展中可能比你在课堂上所学的更重要,或者至少同样重要。在教育过程中,你觉得对技术事物感兴趣的学生应该如何平衡这些问题。你认为在那个年龄独自探索事物重要吗?

BG:自我探索很棒,因为这培养了一种自信感和一种认同感,“嘿,我很了解这一点。我比老师更清楚。让我试试,看我是否能在下一层次上理解。也许我很擅长这些东西。”尤其是在计算机上,如果你的程序出错,你知道并开始尝试它,如果它不运行,然后你修复它并重试。这是一种反馈循环,因为坐在教室里有很多人,也许都不知道自己擅长或感兴趣的科目。主动尝试,并弄清楚计算机真是令人着迷。

我记得在 Computer Center 公司,他们雇佣了一些早期计算机时代的伟大人物,包括 Bob Gruen、Dick Russell,一个名叫 Weir 的斯坦福大学人士。这些人经常会借给我们有关系统的深度手册,只需几个小时,然后就可以拿走。所以,我们会花几个小时仔细阅读。从开始看到试图弄清楚计算机是如何制造的,以及它们为何如此昂贵,这个过程令人兴奋。我认为,在年轻的时候,与周围的其他人相比,你多掌握一些东西对自身是有激励作用的。

DA:你提到,尽管你在计算机领域工作,但这并不是你上大学时的目标,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BG:从湖滨学校毕业,我从被录取的学校中选择了哈佛大学。这里似乎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我知道,如果我想成为一名律师或数学家,哈佛大学有很好的课程来培养这类人才。但是当我到了那里,我觉得经济学非常有趣。当时的我觉得对计算机的了解已经足够多了,我真的不需要在那里和计算机人群混在一起,因为他们并没有那么有趣。

我最后确实参加了一些计算机课程,但我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与计算机无关。同时,保罗·艾伦基本上和我一起做过所有的事情,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应该去做一家公司。在此之前,他也试图说服过我,我们应该成立一家公司,并尝试用 8080 芯片建立类似 PDP-8 的系统。但这太模糊了,我的父母希望我回到学校。

所以,我还是回到了学校。但当和保罗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讨论,"我们能不能把很多微处理器放在一起,做一些强大的东西?我们能不能用微控制器做一个 360 度仿真器?我们能不能做一个可以拨号的分时系统,获得消费者信息?" 那时,有很多不同的想法。


加入 PC 革命


DA:你和保罗就未来进行了很多讨论。这项工作如何影响您认为未来的发展方向?

BG:保罗谈到了微处理器以及它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即每个人都会以某种方式拥有一台计算机作为工具。不仅是为了商业,也是为了他们可以作为家庭设备使用的东西。我们知道,无论它是如何开始的,都会围绕它建立某些标准,关于你如何编程等等。我们希望能成为这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们认为这台机器只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家公司势必是一个疯狂的公司。

DA:你在这方面的发展是如何引导你和保罗建立自己的公司而不是仅仅为 MITS(Micro Instrumentation and Telemetry Systems,一家美国电子公司)工作的?

BG:我们知道 MITS 只是一家公司,我们希望我们的软件可以在所有机器上使用。甚至我们与 MITS 达成的原始交易也谈到了我们有能力为其他公司的许可获得报酬。

我们看到,当英特尔正在向智能终端制造商和其他计算机制造商推销他们的芯片时,与其让该公司编写自己的 BASIC,我们可以以更少的钱把自己的 BASIC 卖给他们。事实上,只需要授权使用的方式进行。所以我们四处说服像 NCR 这样的公司和许多终端公司。

我从来都不是 MITS 的一员。虽然保罗在那里工作了大约 18 个月,但他后来聘请了其他人来接管他们的软件部门。我开始雇佣其他人组建我们的团队。事实上,在保罗加入之前,我们已经开始为 6800s、6502s —— 其他芯片开发了 BASIC。我们开始了 FORTRAN 编译器,也在与德州仪器讨论为他们做一个 BASIC。一开始情况有点复杂,因为实际上我回到哈佛待了一段时间,直到保罗和我全职工作之前,我们聘请了两位高中朋友 Ric Weiland 和 Marc McDonald 作为核心团队。

DA:那么,你确信你应该建立你的公司来与各种不同的计算机供应商打交道?

BG:我们让微软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事情没有成功,我可以随时回到学校。我没有要养活家人或任何东西的负担,但我在做工资单、写税单、做合同,弄清楚如何给软件定价。事实上,我非常注重商业,以至于我写了一封关于软件盗版的信,有点抱怨这些计算机团体中的许多人没有为他们的软件付费。这在当时也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这家伙要钱,公平吗?我们应该为这些东西买单吗?”MITS 是非常有争议的。也有些人觉得这是一种报复 MITS 的方式,并让他们接受 BASIC。

微软从一开始就是一家企业。并不是说我们有任何明确的观点认为它将成为一个大企业,但我必须付钱给我雇来的这些朋友。至少,我必须赚到足够的钱来支付他们的工资,如果我有足够的信心,我们我们可以卖出更多的东西,那么我就可以雇用更多的人,以取得成功,成为做很多产品的领导者,这些产品可以相互分享代码,并占据市场。

DA:早期微软公司的文化是什么样的?

BG:我会日以继日的编程,并告诉人们,“嘿,我们承诺在几个月内完成这件事,我们必须完成这些事情。” 我们在完成工作方面非常积极。就像我们承诺要写一个能装进 12K 的 ROM BASIC。这很有趣,因为那时我必须查看大家所做的所有代码,并与大家讨论我们要做的事情。这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团体,但在日本和美国的新机器中,每周都有新的东西发生。

DA:其他人和你的想法一样吗?他们在那里的时间和你一样多吗?

BG:当然,大多数人都是如此。而且我们都很年轻。我可能树立了一个最极端的榜样。但是,工作真的很有趣。我们总是有最后承诺的最后期限,最后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最终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


微软的成长与发展


DA:首先你从语言开始,然后进行扩展。能不能谈一谈你和保罗以及其他人对微软作为一个公司应该有什么战略的思考和讨论?

BG:我们一直知道,我们不希望让单一产品成为主导产品。我们想雇佣更多的软件人员,并拥有完整的产品线。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最早决定做的事情之一是在微处理器上提供微型计算机上可用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使用 COBOL、汇编等语言,以及所有你期望能够进行本地软件开发的常规工具。但是,很明显,作为一台单独的机器,有一些东西你会使用,而你不需要在微型计算机或大型机上使用。

真正让我们开始做新事情的产品之一是我们做了一张卡,它使用小型 Z-80 插入 Apple II,这是一款继 8080 之后的微处理器。它可以让你在这台非常大容量的机器上运行 CP/M-80 世界中出现的所有业务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让我们发展了我们的零售集团,甚至走出去授权一些产品,如飞行模拟器和其他许多产品,为我们定义了一个全新的途径。

我们从不认为自己是有限的,就像我们想做什么样的软件一样。只要是软件,开发人才是做好它的关键。而且,它可以以相当高的数量出售,在那个时代,这与今天的情况相差甚远。我们认为这对微软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产品。

DA:微软的计算机软件方式有哪两三件事可以说明?

BG:对我们来说,关键是:

第一,一直在雇用非常聪明的人。就智商而言,你在挑选值得写软件的人时,必须是非常精英化的,这是没有办法的。95% 的人不应该写复杂的软件。使用小团队有很大的帮助。

第二,你必须给这些小团队提供好的工具。因此,挑选优秀的人,使用小团队,给他们优秀的工具;庞大的编译、调试、大量的机器、分析技术,这样他们在所做的事情上非常高效。让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规范。让他们觉得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控制它。

第三,让很多人阅读代码。从一开始就把速度设计进去,很多事情都对我们有所帮助,即使项目团队变得更大,公司也变得比以前大得多。这不是一些方法论,其中有很多有趣的文件。源代码本身就是你应该把你所有的想法放在那里,而不是放在任何其他东西里。所以,我们的源代码,尽管有一些例外,但往往是以一种非常结构化的方式进行很好的注释。


计算的未来


DA:你提到过要让每个家庭的桌上都有一台 PC,但也说过“这只是开始。回顾过去 20 年中你一直坚持的愿景方面,您认为未来会发生什么?

BG:PC 将继续发展。事实上,你会认为它只是一个平面屏幕,但它也将会从钱包大小的设备到笔记本、桌面、墙壁。除了屏幕的大小之外,唯一的其他特征将是它会以通过光缆连接或是通过无线连接运行,最终这些电脑将无处不在。你可以找到其他有共同话题的人、发布消息、看节目,这将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灵活性。当前已经有一种狂热的讨论这个所谓的 "信息高速公路",这是连接这些设备的想法,不仅在企业,而且在家庭,并确保在这些新的网络中如视频传输可以非常好地工作。

所以我们只是走了一小段路。我们还没有改变市场的组织方式,也没有改变人们教育自己的方式,或社会化,或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几乎是我们在未来十年内的方式。因此,软件将不得不引领潮流,并提供这些应用所要求的那种易用性、安全性和丰富性。

DA:谈到一些重大变化,有没有什么事情你认为可怕的,也是令人兴奋的?

BG:如果你看得足够远,计算机最终将学会以某种与人类相同的方式进行推理,即所谓的“人工智能”。如果你走得够远,你可以想象一种进化,本质上,转向硅基生命和碳基生命,发挥比今天更有限的作用。

现在,在某些方面,也许只有通过对人类基因组的测序和理解以及我们进化的学习技术的交叉作用,然后将这些映射到一个将有更好执行力的基质中,也就是说,代替化学传输,高速电子执行其中一些相同的算法,才会有进展。因此,这可能是一个有点可怕的事情。在此期间,也还有非常的时间,计算机会是一个伟大的工具,它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工具,有很多有趣的工作要做。

来源:https://americanhistory.si.edu/comphist/gates.htm

— 推荐阅读 —
HarmonyOS 3.0 将于7月底发布;Twitter出现全球性大规模宕机;Rocky Linux 9.0 发布|极客头条
又休着假“跑”了!马斯克“抢”来的 AI 大牛离职,特斯拉自动驾驶要“黄”?
☞一个补丁迭代了16个版本后被撤,我的 Linux内核之旅!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我也要评论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